> 資訊 > 國際動態 > 正文

趙迎新 : 世界攝影史泰斗內奧米與我的不解之緣

時間:2021-03-23 09:53來源:中國攝影報 作者:趙迎新 點擊:

2月19日,杰出的攝影歷史學家和攝影史開創性著作的作者內奧米·羅森布拉姆(Naomi Rosenblum)博士在家中平靜地去世,享年96歲。

 

從2011年到2016年間,時任中國攝影出版社社長的本報社長趙迎新幾乎每次去紐約書展,都會被邀請到羅森布拉姆長島雅致的家中小坐。她先后造訪過5次,每次停留的時間雖然短暫,但憶及她們交談的溫馨和細節,仍感覺歷歷在目。

內奧米·羅森布拉姆的暹羅貓。趙迎新 攝


內奧米·羅森布拉姆的暹羅貓躲在她的書架上,身下是日文版《世界攝影史》。趙迎新 攝

內奧米·羅森布拉姆家的會客廳。趙迎新 攝

世界攝影史泰斗內奧米與我的不解之緣
趙迎新/文

內奧米·羅森布拉姆為《世界攝影史》中文版手書題詞,2011年5月 黎旭歡 攝

 

知道《世界攝影史》的作者、96歲的美國攝影史學家內奧米·羅森布拉姆于2月19日在家中安詳去世的消息時,我正在辦公室。辦公桌邊,就擺著那本漂亮、厚重的《世界攝影史》中文版,安詳如她。我下意識打開書來,恍惚間,一種特別的思念,彌漫上心頭,我想起她紐約長島家中雅致的樣子,想起老人和善熱情的目光。之前其實我一直想著,等疫情過去的那一天,還可以到她的家中,和老人再聊聊天、拉拉家常。

《世界攝影史》(簡體中文版)封面

作者:[美] 內奧米·羅森布拉姆

 

我和內奧米的緣分,要從2010年剛到中國攝影出版社工作時開始。當時剛剛接手的《世界攝影史》初稿翻譯完全不能用,版權也過期。鑒于這本《世界攝影史》在攝影界的學術地位和在世界上的影響力,鑒于在西方學者撰寫的世界攝影史中首次濃墨重彩將包括賴阿芳、劉半農、張印泉、陳長芬、徐勇、解海龍等攝影家的作品收錄其中,中國攝影出版社決定放棄原來的翻譯,重新清理版權,并開始著手全部重新翻譯出版工作。由于前期的拖延,國外出版社顯出了不耐煩,對我們延長版權的申請遲遲沒有答復,作者內奧米在信件中也開始懷疑我們的誠意。中國攝影出版社面臨失去這樣一本好書的風險。


趙迎新與黎旭歡拜訪內奧米·羅森布拉姆。

 

2011年5月,我帶著版權編輯黎旭歡參加美國紐約書展,其間一項重要的工作就是拜訪內奧米,希望她能給我們更多的信任,并傳遞給擁有版權的國外出版社。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心中一直敬仰的內奧米。她的家在長島一個擁有紅磚外墻的公寓里。需要拉上外面門的老式電梯,才能把我們帶到她位于15層的公寓。她住的房子不大,但整潔、雅致、有序?蛷d的墻上掛著她收藏的油畫和她的先生、已故攝影家沃爾特·羅森布拉姆(Walter Rosenblum)的攝影作品。她有個小書房,兩只謎一樣的暹羅貓咪悄悄潛伏在她的書架上,享受慵懶時刻。擺放在書架上的書大多是她在撰寫攝影史時,從世界各地購買的有關攝影和藝術的參考書,非洲、歐洲、中亞地區的多個國家有關攝影的畫冊、雜志和文集。還有一些中國早期的攝影雜志和圖書,很多現在已很難買到了。

內奧米·羅森布拉姆在家中談笑風生,2016年6月 趙迎新 攝

 

 

內奧米當時已經86歲高齡(這也難怪在《世界攝影史》中文版出版時,我們想請她到北京來,被她的女兒婉拒了)。她告訴我,每天下午,她都要去游泳,所以一般都會約到上午見面。她行動敏捷、思維清晰,為人低調和善,說話嚴謹,有時有所保留。特別是談論攝影史中學術問題或評價某一位攝影師的時候,她非常慎重。那次我們向她匯報了圖書目前的進展,說明了推遲出版的原因,她馬上表示了非常善意的理解。她覺得翻譯水平非常重要,對于這么大體量的書,她可以理解出版的推遲。但她還是指著已經出版的法文版和日文版《世界攝影史》,看著我們笑言,讓我們努力工作,她非常期待中文版《世界攝影史》也放在這個書架中。

內奧米·羅森布拉姆面前的茶壺是1980年在中國買的,用了幾十年。

 

印象很深的是,在她的家中,每次接待我們,她都一定拿出一個從中國帶回的茶壺,為我們沏茶,記得那個茶壺提手是藤編的,已經壞了。內奧米說那是她1980年到中國時買的,幾十年了,一直用到了現在。

 

 

提到1980年受邀到中國辦展的情景,她很是興奮,過去了30多年,她對很多事還記憶猶新,經常拿出自己保存的展覽前后和當時的現場照片給我看。1980年,她和她的丈夫被邀請,到中國舉辦社會進步攝影師劉易斯·W·海因(Lewis W.Hine)的展覽,同時,還帶了很多幻燈片,向中國的攝影界介紹歐美攝影師作品。他們還參觀游覽了濟南、上海、廣州。她說當時她就像個“女漢子”,什么都干,從展覽裝箱、運輸,到通關、布展,都是親力親為。她的女兒妮娜(Nina)在一旁笑言,“我媽媽年輕的時候是個工作狂人”。透過一張張照片,我們看到當年的內奧米干練帥氣的忙碌樣子,也看到了20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初期、剛剛打開國門后的中國和中國人的面貌,那時人們對新知和藝術的渴求。臨走前,我們請她為中國讀者寫句話,準備放在書的扉頁上,她也欣然答應,讓女兒馬上準備紙筆,很認真地手書了“向中國讀者致敬,希望你們喜歡一個攝影歷史的世界”。我們在圖書出版時,把這句話印在了書中她此前的致辭下方。

北京展覽館入口處。沃爾特·羅森布拉姆  攝

討論布展事宜。沃爾特•羅森布拉姆 攝

在上海藝術畫廊討論布展事宜。沃爾特•羅森布拉姆 攝

1980年2月21日,內奧米·羅森布拉姆和北京展覽館的工作人員討論海因照片的標簽。沃爾特·羅森布拉姆 攝

1980年2月25日,觀眾在北京展覽館等著進去觀看海因的展覽。沃爾特·羅森布拉姆 攝

 

我還要感謝當時3位出色的翻譯者包甦、田彩霞和吳曉凌,特別是作為譯審的包甦的貢獻。2012年,我幾乎一直像“黃世仁”一樣地催稿。在他們的勤奮、嚴謹和高水平、高效率的工作下,出版日期終于提上了日程。即將出版之前,借著去紐約書展的空閑,我再次來到內奧米家中,只為安慰老人,告訴她好消息,中文版就快出版了。

 

2013年,再次拜訪內奧米的時候,我們已經很熟了,像家人一樣聊天。內奧米是一個很低調的學者,她特別不愛炫耀自己。她的女兒有一次拿出一本她小時候自己畫畫配文的小書,夸獎說:“我媽媽很小的時候就很有才氣吧,看她畫得多好。”內奧米顯得特別不好意思,讓妮娜趕緊收起來。我們曾聊到這本“巨著”的書寫和出版,我問她是不是很有難度時,她輕松且謙虛地笑著說:“這本書實際上就是我在大學講課的課件啊。”她說,她很幸運,在大學教攝影史的時候,出版社找到她,想讓她出版一本關于世界攝影史的書。她以大學教學課件為基礎,在學生的幫助下,又搜集補充了很多美國以外的攝影家的信息和照片。她告訴我,中國的照片很多是從當時出版的雜志和圖書中看到的。其間也征求了當時在中國攝影家協會工作的林少忠先生的一些意見和推薦。

內奧米·羅森布拉姆的童年畫作。趙迎新 攝

 

這部號稱“攝影領域必讀的鴻篇巨著”,包羅攝影所涉及的全部領域,時間穿越了從鏡箱到最新電腦技術的整個軸線,地域橫跨歐洲、美洲、非洲,以及亞洲等地區,擁有800多幅攝影作品。18頁參考書目錄,28頁索引。在內奧米看來,這就是她平時教學積累的水到渠成,確實讓我折服和敬佩。無論從她書寫的攝影史書中,還是言談中,都能夠感受到,作為一個嚴謹的史學家,內奧米并不過分強調流派和概念,也不會把語言故意搞得特別學術和概念化,讓人琢磨不透。她總是以一種誠實的態度,用通俗易懂的語言和豐富的歷史資料、照片來闡述頗為現實的攝影歷史觀點,她從不故弄玄虛。讀這本《世界攝影史》的時候,你總覺得像面對著一位知識豐厚且善解人意的恩師,在為你展開清晰的攝影歷史畫卷和解開一個個概念之結。

 

我們曾經談起關于紀實和記錄的區別,她讓我不要過多地糾結字眼和概念,強調要把攝影放在一個歷史中呈現的面貌和所發揮的作用中探討,就像她在《世界攝影史》中,把紀實攝影清晰地分成了3個章節:1839到1890間風光和建筑中所呈現的紀實攝影面貌,1839年到1890年的題材和事件照片中的紀實攝影呈現。對社會紀實的闡述,集中在了第8章中紀實攝影——1945年的社會面面觀中,攝影作為社會變革發揮作用中闡述。她對攝影的劃分,不是那么的“玄學”,而是基于攝影在一個歷史時期所呈現面貌和發揮作用的史實。閑談間,也聊到對攝影審美的認知,我也很贊同她關于照片既是有用的技術產物,又可以在審美上取悅于人的通俗和寬泛的觀點。談到對新數碼時代照片價值的重新認定時,她略顯保守,對掛在墻上的那些在歷史中發揮作用的紙質照片,懷著深厚的情感。其實內奧米還有個心愿,就是再版這本巨著,她認為中國的攝影在她的書出版后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應該有更多的內容收錄其中。


 

2015年趙迎新和張韻再次拜訪。

 

2015年和版權編輯張韻去看老人的時候,她給我們看了她收藏的包括劉易斯·W·海因、保羅·斯特蘭德等攝影家的照片。她當時和很多攝影師有著非常好的關系。老人曾表示,愿意看到今后有機構收藏這些作品。

 

2016年我休假去美國參加女兒的畢業典禮順訪紐約,內奧米邀請了我們全家到她家里做客,那也是我最后一次見到內奧米。因為女兒學藝術史,內奧米很是歡喜,她攻讀研究生時學的就是藝術史,她和我女兒開玩笑說:“我可不鼓勵你學,你學這個會很辛苦和清貧,考攝影史研究生,還要過德語關。”那次我們聊得開心,也是那次,我終于記得給她帶了一套新的中國茶具。她特別喜愛,說:“下次來,就用這套新茶具招待你們了。”

 

如今,老人走了。好在,我面前的桌上,還有她的書。絕塵之作,會一直陪伴著我們,激勵我們思考和探索攝影的未來。

內奧米·羅森布拉姆 

保羅·斯特蘭德 攝
 

羅森布拉姆1925年出生于洛杉磯,1948 年畢業于紐約布魯克林大學,獲學士學位。1978年,于紐約市立大學研究生院獲博士學位。數十年來,羅森布拉姆促進了人們對攝影作為一種重要藝術形式的理解,對人道主義攝影在20世紀的發展更是做出了特別的貢獻。她的著作、文章在歐洲、南美、美國和中國廣為傳播,并舉辦了多場講座和研討會,為攝影領域帶來了更多的學術認可。她撰寫的《世界攝影史》(A World History of Photography)被認為是攝影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學術研究成果,被翻譯成包括法語、日語和漢語在內的6種語言,中文版為中國攝影出版社引進發行。她的另一部開創性作品《女攝影師史》(A History of Women Photographers)呈現了“從19世紀中期至今的女性攝影成就的令人大開眼界的歷史”。

文章刊發于《中國攝影報》·2021年·第16期·3版

 

(責任編輯:管理員)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国产精品 自在自线